【原创】 写在母亲86诞辰纪念日

    昨天是农历小年,小年一到,春节就进入倒计时,按照传统习俗,家家户户都开始张罗过年了。

    但是从2008年开始,每到这一天,我都陷入深深的思念母亲情感中不能自拔,丝毫没有过年的感觉。而且自打母亲去世后,又勾起我对外祖父的思念,他的生日和母亲只差一天,母亲生日是腊月廿四,外祖父生日是腊月廿三,正是小年。

    外祖父生于1904年2月8日(清光绪三十年,癸卯年腊月廿三),母亲生于1929年2月3日(民国十八年,戊辰年腊月廿四),但是,母亲身份证上写的却是1928年12月24日,这和我的身份证一样,农历日子硬写成公历,无法更改。外祖父病逝于1983年月日,当天我正在学习,突然感觉头晕、胸闷、恶心,记得我在学习笔记上还写下几句话,大意是不知是什么兆头,没多久,父亲来电话告知:“你姥爷去世了”。后来我听到很多人说起感应,我深信不疑,因为这是我的亲历。但是在母亲和父亲去世时,我都没有感应,不知是何原因。

    外祖父如果活到今天,就是111周岁;今天是母亲母亲86周岁诞辰。在这个日子里,我又想起他们生前的一幕幕画面:外祖父的一生,虽没有经历太大坎坷,但是由于天生懦弱,加之赶上解放后历次的运动,所以,没有享受到多少幸福时光,基本是在寡淡、清贫中度过一生;母亲虽然赶上了改革开放后比较好的时期,但是,由于父亲的吝啬(对自己十分吝啬,几乎是虐待自己,而且绝不听劝),脾气暴躁,她也基本没有得到应有的享受,虽然她自己认为很满足,很幸福,但是作为儿子,我感到既愧疚又很无奈。早在母亲和父亲都健在的时候,我曾经这样想过,如果父亲先于母亲去世,或许母亲能多享受几年。但那只是我认为的生活方面的标准,精神方面呢?如果没有了父亲,母亲就是有再好的生活,她也不会高兴。父亲虽然每天对她呵斥,但是母亲已经习惯。我想,这就是他们的命吧?

   父母在与不在,思乡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以前,只要到了节日,我必将赶回家去。回顾过去几十年,大约除了父母在北京、在我身边的几次春节、国庆外,我每次都要回到长春和父母一道过节,有时是全家三口,有时是夫妻或父女二人,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了。那是思乡的心情就是思念父母,思念家人团聚。现在,父母没有了,家就不存在了,我已经没有了回去的心情。唯有惦念远在天岗的安榻园,父母安息在那里,只要我的身体许可,我每年都要去祭祀。

   昨天给大嫂打电话,她现如今每天伺候瘫痪在床的大哥,非常辛苦。她对我讲,爸妈都是好命,自己没受罪,也没有连累儿女们操心。她说的也许对,但是我还是觉得父母这辈子太可怜、太亏得慌。如今,父亲也走了快一年了,我对他既怀念,又抱怨,如果不是他那样的性格,如果不是他的强力干涉和任何人都无法说通的怪癖,母亲不会走得那么早,他自己也会活得更为轻松、幸福。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只能抱着终身的遗憾和惋惜,祈祷他们在天国幸福。

   小年之际,我因做胃肠镜检查,已经两天没有吃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过去的事情一幕幕清晰地在眼前浮现。如果父亲、母亲还在,我会马上奔赴家乡,或者拿起电话问候,虽然每次父亲都说不上几句(怕浪费电话费,他就是这样想,不管自己还是别人),但是母亲的声音总是那么让人幸福、怀念。去年夏天,我力排众议,把家墓做了翻新改建,让父母在我精心设计、亲自指挥并参与施工的居所安息,心里还是感到无比欣慰。我不敢设想,如果不是我的坚持,按照三弟、小姨他们原先的办法,在父亲火化的当日就匆匆下葬,后果简直不堪设想。经过我的一番努力,墓园潜在的危机没有了,我对我的设计也颇为得意。其实,逝去的亲人已全然不知,但是,作为活着的后代,必须满足他们生前的心愿,不能图省事,更不能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忘了孝道,无所不顾。我相信,暂时的不理解和怨气总会过去,当他们的孩子长大,当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不当行为,从良心发现自己的过分,应该会理解我的用心。


   遥望东北那块圣土,我心中默默地祈祷:亲爱的爸爸、妈妈、外祖父,你们安息吧!




系统分类: 情感  个人分类: 情感世界  本文标签:母亲思乡
·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本文版权归作者和新华网共同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0) | 阅读(331) | 推荐(0) | 打印 | 举报 分享到: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     2015-02-12 08:50
写在母亲86诞辰纪念日

引用此文

你可以使用这个链接引用该篇文章
http://xuyida.home.news.cn/blog/a/01010000BB540D0C86377B81.html  复制链接

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留言页面 相册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