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子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西行散记(四)
2016-12-31 20:42
分类: 生活

第四日

早上6点不到就出来,开车去往湖边。出来的有点早,外面漆黑,远处,有几对车灯在茫茫夜色中晃动,看来还是有人和我们一样,早起出来观日出。由于四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从导航图上看湖面距公路的距离,大约开出20公里,导航图显示,这里距湖边仅250米。我把车停在路边,下车找可以开向湖边的“道口”,因为多数地段都被人用铁丝网拦住。

东方露出一点点“鱼肚白”,我们也探明了路况,把车驶向湖边,在距离湖面约100米的地方停下来。天气有点凉,大家都穿上了比较厚的外衣,在黑黢黢的草地上试探着走向湖边。远方开始出现暗红色,区域缓慢扩大。方才以为是山的黑影,逐渐显现出是压在湖面上的云层,形如丝状的云带,在血红的朝霞映衬下,由黑变红,再由红变成金色;在大片的彩霞下面,湖面上露出了一个刺眼的白点,天空变得更红了,很快,白点扩大,射出贼亮的光束,太阳随即跳出了湖面,冉冉升起,东方也随之由黑灰、阴暗、锗赤,变得明快、橘红、通透。

今天和昨天差不多,还是多云的天气。看完日出,马上赶往茶卡盐湖,标注的距离是78公里,一路飞奔,10时许,抵达盐湖。

青海境内有很多盐湖,其中最大的是位于格尔木附近的察尔汗盐湖,最美的是位于青海湖西南的茶卡盐湖。盐湖通常是在干旱或半干旱的气候条件下,具有封闭的地形和一定的盐分与水量的补给,而湖泊水的蒸发量超过补给量,盐分通过径流源源不断地从流域内向湖泊输送。在强烈的蒸发作用下,湖水越来越咸,盐分越积越多,各种元素在湖畔和湖底形成了各种不同盐类沉积物,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盐湖。如果乘火车走青藏,一过布哈河,从乌兰到格尔木,绵延1000公里的路基下面,到处是厚厚的盐矿。青海有盐湖100多个,其中随便一个中等规模的盐湖,所产的盐就足够全世界用上数十年。据说,仅查尔汗一地的盐蕴藏量,倘若架一座厚6米、宽12米的盐桥,可以从地球通到月亮。我国除青海之外,新疆、内蒙古、西藏、宁夏、山西等等地也有盐湖构造。世界第一大盐矿是美国的盐湖城。盐是一种晶体,由于环境不同,晶体的构造也千差万别,于是就有了珍珠盐玻璃盐、珊瑚盐、水晶盐、雪花盐、粉条盐、蘑菇盐等等。这些美丽的晶体只能从照片上欣赏,现场是看不到的。

茶卡盐湖上建有一座盐厂,是1949年建的老厂,经过50多年的建设和发展,现在达到年生产能力80万吨的规模,是我国一家著名的制盐企业。不过这里的生产方式基本没有什么变化:把盐湖表面薄薄的盐盖掀开(约10余厘米),用机器采挖天然的结晶盐,然后包装外运;开采过后的卤水,几年后又会重新结晶成盐,如此循环往复,取之不尽。茶卡盐湖面积100多平方公里。这里产出的盐,晶大质纯,盐味醇香,是盐中上品。盐湖不仅产盐,还含有大量伴生元素如镁、锂、钠、碘等,这些都是重要的化工原料,也是重要的民生资源。青海盐湖资源位居全国第一,是青海省的第一大资源。不仅如此,青海的盐还有特殊的药用价值,取天然盐晶装袋,加热施放于刀口缝合或病灶处,会产生神奇的功效。妻子到这里还有买盐的任务,选了几袋带回去“复命”。

今天天公不作美,有些阴冷,云比在湖边看日出时更多、更厚。放眼向盐湖望去,雾蒙蒙一片,分不出层次,有点像北京重度雾霾时的视觉效果,只是没有那种难闻的味道。买票进去,随着不多的人流向湖边走去,由于视线不好,观赏的效果很差,全不像照片和网上介绍的那么美丽迷人;起风了,间或还掉下几滴小雨,风大,海拔高,感觉头有些不适。简单在盐湖边走了走,拍了些照片就离开了。

离开茶卡盐湖,没有从原路返回,径直开上京藏高速。一路的海拔高度都在3000以上。也许是气压变化所致,车上油表显示出现异样,以往在家时,每次加满油最多显示可以开行520公里,可在这里,却显示630多公里。我和子逸打趣,如果真能如此,一路可省下不少油钱。妻子担心是仪表出了问题,为了防止误报,只要见到加油站就必定加满,所以最终也没弄清一箱油到底能不能跑600公里。

青海的高速路是开放的,虽然路边有护栏,但是,开口很多,牛羊、车辆随时能开上来,路上不断有小心牛羊的提示牌;高速路的休息站非常简陋,基本不设加油站,也没有餐饮,只有一个简陋的厕所。

这里属于海南藏族自治州地界,其首府叫共和,一个很前卫的名字。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没有从共和经过,而是在它的南端走了条近路,直接开往玉树。正在修建的共玉高速几乎和老国道并行,多年以前我曾走过这条路,只是那次是乘坐长途卧铺车,基本是在睡梦中经过这个地方。

开过一大段比较平坦的高原草地,远远望见一座大山横亘正前方。在开始翻越这座大山之前,我们在一个叫做河卡的地方用午餐。这是一家河南人开的餐馆,进去一看,环境很差,四处看看,附近再没有其他餐馆,害怕错过了更难找到就餐地,于是就简单吃了点继续赶路。

眼前的这座大山是昆仑山支脉,称作鄂拉山。“鄂拉”藏语为“青色”的意思。果然山如其名,青幽幽的高山上,披着皑皑白雪,这是继翻过日月山之后再一次看到被白雪覆盖的高山。我们沿着公路向上攀爬,旁边正在修建的高速路偶尔有车在上面开过,没有发现这些车是从哪里上去的,有几处紧挨高速路的地方被人用渣土和木桩拦着,我们不敢轻易开上去,担心走到半路走不通又下不来,反而耽误时间。在开上大山之前,有路牌指向“鄂拉山隧道”,出于同样的担心,我们没敢选那条路,结果,一路向上,几乎走上山顶。

我一直在查看手表中显示的海拔高度,从3600米,快速升高到4500米,路边白茫茫一片,从远处看以为是积雪,走到近处才看出,其实是米粒大小的冰渣。从对面驶来的大卡车车头正面粘着厚厚的一层霜雪,看来前面正在下雪。在高原上,雨雪难测,只要有一块云,就有可能带来雨雪冰雹。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妻子驾驶着汽车,显得比较镇定。路边就是陡峭的悬崖,路面比较新,不知是刚刚被雨雪洗过还是由于路太新,道路和路边的白雪形成强烈对比,黑白分明;有几处没有安装护栏,一眼望去,下面就是万丈悬崖。我们就是在这样极度紧张中,翻越了大山,最高处超过5000米。从山上下来,看到很多车辆从半山腰的隧道中驶出,难怪一路上几乎没有同行者,原来他们都按照路标指示选择了隧道,唯有我们走了山顶这条艰险之路。好在有惊无险,也算是一种经历。在最高处有一个祭祀台,这样的祭祀台在青藏、川藏、甘藏地区很常见,往往建在路口、山顶和高坡之上。前面刚刚停下一辆小车,车里走出一位中年男子,他提着背包,走向祭祀台。我让妻子停下车,稍微休息一下由我来开。山顶上风很大,似乎有雪花飘落,子逸夫妇没有下车。我盯着向祭祀台走去的男子,只见他一边走一边不断向空中抛撒祭品,彩色的纸片在阴沉的天地间飞舞,顿时感觉有一种庄严神圣之感,我不免心生敬畏和感叹:这就是宗教的力量。

下山以后,路面开始不太好,断断续续有破损,加之还在比较高的地段,我想换换妻子,子逸这时来了精神,主动提出他来开一会儿。但是没有半个时辰,最多一个小时多一点,我就发现他面部表情难受,赶紧把他替换下来。

走过最为艰险的一段,前面似乎好了很多。下午三、四点间,穿过花石峡,太阳这时也露出脸来,雪山、蓝天、盘旋的公路,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拐下一道山梁,前面群山之间出现一片清澈的湖面,宛若进入神仙境地。

可惜,山路太窄,不敢停车拍照,等来到山下,效果已经大大逊色。这又应了一句老话: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日落时分,来到玛查里镇——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政府所在地。从车里一下来,感觉头重脚轻。我开始以为是开车时间太久的原因,看了看高度表,这里居然海拔4500米!也许是精神作用,马上感到头有点晕。招呼大家走路慢一点。妻子和子逸夫人去找宾馆,我则慢慢朝一座建在半山上的寺庙走去。由于天色已近黄昏,寺院大门紧闭,我在外面向里窥视,这里其实不是寺院,是一座格萨尔王纪念博物馆,建筑风格和寺院差不多,因为是建在一座不高的小山上,显得气势异常宏伟。

我们下榻的宾馆就在格萨尔王纪念博物馆附近,是一家藏族人开的,楼下是超市,楼上是客房。一个大约10岁的小“扎巴”(即小和尚)正在店门前玩耍,他招呼店主人过来,帮我们办理了入住手续,还是那个小“扎巴”带我们从超市侧面的楼梯上去,虽然只有20几级台阶,但是提着行李走上去还是感到气喘吁吁,而且头还疼起来。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子逸更严重些,进了房门马上躺下。不过,即使这样,他们夫妻二人还坚持要出去吃饭,我和妻子都不想吃,想洗漱一下早点休息。过了大约一小时,子逸夫人过来和我说,子逸高原反应强烈,他们考虑再三,决定不再往前走了,打算明天回去。我过去一看,子逸面色苍白,表情痛苦,心里也着了慌,让他赶紧吃药、休息,同意明天原路返回。

今天开行不到400公里,但是,感觉比昨天要累。


标签:
  • 浏览: 72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