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子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16

1.3万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西行散记(第六天)
2017-01-11 17:59
分类: 旅游

                             第六日

昨天夜里,外面不时响起鞭炮声,早上起来问宾馆服务员,这是什么习俗?服务员是位回族妇女,她说这是在娶媳妇,汉族人的习俗,我们回民通常不这样做。在我的印象中,娶亲一般都选双日,今天是阳历102日,阴历九月初二,的确是个好日子。

早餐虽谈不上丰盛,但是很温馨,穆斯林餐厅总是那么洁净,热腾腾的馍,香喷喷的菜,柔软的稀饭,可口的小菜,外加上宾馆服务员主动邀请我们摘些梨子带上,使得我们的心情非常愉悦。

800出发,从县城出来就是黄河大桥。和昨天傍晚看到的黄河不同,今天的黄河金光粼粼。这种“金”不是浑浊的黄,而是水波纹在朝阳的映照下反射出的光亮。我停下车,让大家下去拍照,然后告别贵德县城,走上扎哈公路(S101)。

路边的山开始呈现出奇异的容貌,坎布拉国家地质公园就要到了。也许是去过的地方太多太杂,我居然不记得贵德这个名字,可是,当接近坎布拉时,我猛然记起,这地方我曾经来过!大约是十年前,在西宁出席一个会议,会后组织到这里游览,好像还登上龙羊峡水库大坝,俯瞰清澈碧绿的黄河水。随后来到一个国家地质公园,名字虽已忘记,但是景色却深深地印在脑中,所以,一看到路边熟悉的景致,马上回想起来。

坎布拉的藏文意思是没有查到,好像是一个族群的称谓。这个地区以独特的“丹霞”地貌而著称,山峰挺拔,雄浑壮丽,充满阳刚之气,具有强烈的震撼之威,其规模之大、形态之丰富,堪称全国之最。坎布拉还是藏传佛教后弘期的发祥地,周边坐落有宗扎西寺、南宗寺、尼姑寺、夏琼寺等著名寺院,是藏传佛教各教派并存的圣地,具有丰富的历史积淀和佛教文化内涵。

穿行在坎布拉国家地质公园中间,两面奇特的山形地貌使得子逸早已不是昨天的状态,他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地向大家高谈阔论;妻子和子逸夫人也是兴致勃勃,瞪大了眼睛向路边看,不时让我停下车拍照。

我也渐渐忘却了昨日的烦恼,开始被眼前的景色所感染。这正应了那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成就了这样一些浩大的“工程”——靠着永不休止的自然之力和漫长的岁月之手,为人类营造了如此众多的养眼怡情励志修身之作。我对花草树木情有独钟,年轻时也曾亲手制作山水盆景,但是和眼前这些浑然天成的自然景观相比,一切人工的制品,都会黯然失色。这里的每一块鹅卵石,每一颗沙粒,都曾经历过数百万年的磨砺,见证过世间万物的迁徙轮回,记载着沧海桑田的变化。这次虽然没有去成玉树、甘孜,但是,青海东南部(海东、海南)这一大片被风霜雪雨雕琢得千姿百态的神奇峡谷,足以弥补失去的遗憾。

离开坎布拉不远,来到一片植被茂密的林区,这里有很多高大的松树和柏树,这在青藏高原很难见到。路上路过好几个叫做“林卡”的地方,譬如莫诺林卡、琼古林卡等。“林卡”是藏语园林的意思,叫“林卡”的地方,一般都是贵族所在地,既然是贵族居所,一定都是自然条件很好的地方。我环顾四周,果然山清水秀。

10点左右,到达一处岔路口。我停下车,向一位正在路边休息的僧人打听路线。按他指点,向左不远是高速,可直达西宁,向右是省道,去往夏群寺。我不想回到西宁走重复路线,征得大家同意,拐上去往夏群寺方向的公路。

正午时分,停在一个叫做雄先乡的地方吃饭。饭店女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这里基本是面食,路上曾看见不少餐馆打出“炮仗”的招牌,这家店里也有。子逸夫人敢于创新,她点了个“炮仗”;我要了份水饺,妻子和子逸各自点了牛肉面。首先端上来的是“炮仗”,所谓“炮仗”,原来就是短而粗如鞭炮大小的面条;不一会儿,牛肉面和水饺也端上来了,牛肉面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水饺却出乎我的意料,居然煮在一大盆浓汤里。我问店家:这是水饺吗?回答说:没错。我尝了一口汤,很咸。请她把汤倒掉,用清水涮一下。店家说,你何不直接要“干饺”?原来他们是这样定义的。尽管用水涮过,饺子还是有点咸,吃了几口便不想吃了。旁边一对老年夫妇带着一个10岁左右小姑娘在吃面,我和这对老夫妇攀谈起来。他们准备去附近的一个寺院朝觐。我向他们打听前面的路况。回答说还可以,吃罢饭,开始赶路。

走了没多远,见到不少人从一条小路上进进出出,我估计到了夏群寺,下车打听得知,不是夏群寺,是一个不大知名的小寺院,香火也很旺,但是要步行才能过去。夏群寺就在前面不远,我们继续前行。

转过几道山梁,前面的路越来越窄,路上不断有经幡出现,人和车也多起来。路边山坳间露出一个高大的琉璃屋顶,我想这应该是夏群寺了吧,于是朝那里开过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藏式建筑风格的宾馆——夏琼寺宾馆。把车停在宾馆门前,旁边不远处有个大院落,大门紧闭,门前有个小沙弥在玩耍。我走过去和他攀谈。小家伙有点腼腆,不大会讲汉语,但是比比划划,我也明白了,这里不是夏群寺,是一所佛学院,全称是夏琼寺佛学院。小沙弥就在这里出家学习。夏琼寺就在前面不远。

穿过一座拱形门(有点像内地的村口牌楼),迎面是一排藏式佛塔。这里有两条路,一条通往山上,一条绕山一侧而行。问路人得知,山上是夏群寺,山后是夏琼寺,两个寺院紧挨着,都在这座山上。一会儿夏群,一会儿夏琼,还有群加,我有点晕。

路很窄,只能勉强容一辆车行进。我把车开到一块比较宽敞的地方停下来,下面是一大片民居,里面有一些类似寺院的建筑,其间有一尊硕大的金佛造像,在阳光下闪闪放光。我让他们在此等候,我下车步行到前面看看情况。向前走了数百米,路边、山上和山坳里到处都是房子,身着深红色僧衣长袍的僧人们络绎不绝。这是真的到了夏琼寺了。

我继续前进几百米,看到了寺院山门,里面人很多,有僧侣喇嘛,也有平民百姓,很多是从外地过来朝圣的。山门很气派,像是刚刚粉刷过,经幡飞舞,彩旗飘扬。走过去,不见售票处,打听一下,原来不收门票。我走进寺院,穿过几座殿堂,来到寺院南侧,一条回廊直达山顶,我走上去向山下望,山下郁郁葱葱,黄河宛若一条绿色蛟龙,在原野间蜿蜒伸展,景色美极了。夏群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削发为僧并拜师学经的地方,在一处面积约数平方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批寺院和佛学院,夏群寺应该是一批寺院的总称。距夏群寺院群不到500米,是著名的夏琼寺。在青海藏区,宗喀巴具有很高的地位。在青海东部,有四座著名的格鲁派寺院,藏区僧侣称之为北方四大名寺,分别是:夏琼寺、佑宁寺、光惠寺和却藏寺,夏琼寺位于四大名寺之首,名气最大,历史最久远。

我不敢久留,赶紧回头招呼他们过来。等我走回到停车处,这里已经发生拥堵。妻子刚刚在子逸的指挥下给车掉了头,险些跌入山谷,我回来时,她还没有从惊悚中完全恢复,这是事后她告诉我的。我回来见状,马上换下她,一点一点向前挪动,用了半小时,终于走出拥堵的路段,回到最初停靠的宾馆门前。我不想走回头路,按照大的方向北面是西宁,西北面是兰州,我想找一条直接向兰州方向去的路。在大山里,导航已经不起作用。我从山上向下望去,黄河就在群山脚下,那里是平原地带,应该有公路。在佛学院侧面的山坡下,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向山下伸展,看不到尽头。问了一下路人,这的确是一条路,可以连接山下的公路。我横下心来,沿着这条小路开下去。

大约40分钟开到山下,由于沟壑纵横,绕着山路下行,到山下不见了黄河的踪影。刚刚从山上往下走时,虽然路边的景色也不错,但是由于道路崎岖,路面残破,弯多坡陡,一车人都屏住呼吸,没了声音,直到抵达山下的省道上,大家的话才又多了起来,开始寻找黄河。我静静地想了一下,在山上望见的这段黄河是在寺院的南面,我们要去的兰州方向则在寺院的北面,南辕北辙走了好几十公里,当然不会有黄河!我们下来的这条小路从一个山谷中出来,也有一条不大的水流,水比较浑浊,河床下是黑色的砾石,可能是年代不够久远,没有被打磨成鹅卵石,但是,山洪冲刷的痕迹非常明显。

走上正规的公路,感觉轻松多了,速度也快了许多。下午4:00点,到达平安(青海省海东市直辖区,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平安驿),从这里进入G6(京藏高速),5:00点多过乐都(青海省海东市市政府所在地),接着抵达民和(青海省土族自治县),从民和进入甘肃,这时天色渐暗,路上车也多了起来,大概都是从兰州出来游玩返程的。

晚上730,进入兰州外围,天已黑透,下起了中雨,视线不好,限速80千米,可还是有不少人超速,不知他们急的是什么。一路上至少遇上五起车祸,每起车祸轻者两车追尾剐蹭,重者五、六辆车首尾相拥,挤作一团,这就是超速的代价!

晚上9:00,进入市内,找到一家有停车场的宾馆。已经很晚了,大家都比较累,宾馆的餐厅早已关门,住宿费中不仅包含早餐,还要加上午餐。我们声明,明天一早就走,不在这里用午餐,可否去掉这部分。回答说“不行,不管吃不吃,都要算进去”。这么规定倒也罢了,服务员居然说,你们可以回来吃。我火冒三丈,真想斥责几句,被妻子劝下。西部地区人观念、理念之落后,和南方诸省形成强烈反差。按说,兰州也是个大城市,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今天开行422公里。

标签: 贵德 海东 夏群寺
  • 浏览: 34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权力 做学问 洛伦兹 理想社会 宋祖德 何祚庥 方舟子 文化痞子 香河老人 尸体不腐 不解之迷 松花江子 腐败 廉政建设 建言 中医 学者 王朔 炒作 骂人 商业化 郑筱萸 死刑 成都商报 记者 俞濯之 兵工 爱国 金陵兵工厂 洞庭湖 鼠患 天敌 专家建议 收藏 恶炒 艺术垃圾 张承志 航母 防御战略 国防 城市建设 市容市貌 拾荒者 管理 良知 人质危机 军火商 幸灾乐祸 为人准则 青海 圣洁 塔尔寺 青海湖 道德 法制 德治 风尚 文革 知青 恢复高考30年 希拉里 克林顿 美国总统 莱温斯基 奥运会 赖斯 美国 国务卿 强人 蒙牛 中国乳都 内蒙古 牛根生 吴仪 女强人 风度 外贸 郭德刚 大海 胸怀 生命 开放 恢复高考三十年 七七级 假新闻 华南虎 诚信 和谐社会 沙家浜 郭建光 叶飞 大闸蟹 新四军 博克 网络文化 文明 战斗力 科技 代差 时代差 文化建设 社会发展 和谐 台湾海峡 强盗 国粹 京剧 文化 华夏民族 国球 世乒赛 国手 体育 娱乐 赵本山 乡村爱情 乡土文化 改革开放 政治改革 经济 社会 审计 李金华 体制 改革 马英九 国民党 台海 统一 青岛 列车 事故 安全 科技期刊 水平 创新 科协 莎朗斯通 地震 死亡 周老虎 周正龙 警钟 鄂尔多斯 成吉思汗 英雄 蒙古 毒奶粉 民族传统 民主 奥巴马 麦凯恩 阎崇年 耳光 民族情结 思念 母亲 俄罗斯 和平崛起 发展 怀念母亲 长春 画像 季莫申科 美女 乌克兰 女人 自杀 经济危机 忠诚 效忠 能力 人才 军事 学科 两会 向前看 回头看 教训 绿色灭鼠 官场 贪官 清明 新婚 幸福 侄女 缘分 兵器 锻炼 后悔 不孝儿 端午节 粽子 长白山人 二人转 小沈阳 周立波 窦文涛 钱学森 吴晓波 大跃进 易中天 余秋雨 捐款 央视大火 上海塌楼 徐霞客 游记 天台山 许毅达 国清寺 季羡林 大师 被时代 被现象 官油子 公仆 毛泽东 逝世周年 纪念 神话 宁波 浙江 杭州湾跨海大桥 奉化溪口 科学家 两弹一星 相信党组 雷人语录 治吏 枪王 卡拉什尼科夫 AK-47 生日 祭祀 安榻铭 周年 哀悼 阅兵装备 祝榆生 兵器科技 大家 拜年 进步 希望 上山下乡 高尔夫 足球 立春 网络 春联 经济腾飞 人生 乐观 悲观 西游记 烂柯经 围棋 日记门 烟草局 玉树 爱心 祈祷 国际弹道大会 评论 强国梦 古典文学 禁锢 诺贝尔文学奖 国际防务技术展 兵工学会 国防现代化 曹操墓 义乌 小商品 中国制造 浙商 怀念 高官 反腐败 杨维骏 新年 关注民生 快乐 伪满洲国 建筑风格 街道名称 对联 春节 贺年 嵌名诗 乞讨 乞丐 刘志军 铁路 高铁 朱清时 高等教育 医圣孙思邈 孙耀祖 中医奇人 精神疾病 弹道 国际友人 赫尔德 清明祭奠 母亲节 红樱桃 旅游 古镇 水乡 法门寺 西安 佛教 同性恋 吕丽萍 毛主席诗词 浪漫 狂妄 实力 中国 日本 刘鼎 院士候选人 饶毅 社会风气 军民融合 尊重人权 社会进步 张学良 名人明星 军力 海军 院士 智能弹药 军人 旧军人 韩红 金陵十三钗 张艺谋 英文名字 文化差异 刘宏 公安局长 柏寒 演员 艺术家 独生子 理工科学生 烟草院士 科学道德 社会责任 台湾 民族 腾冲 中国远征军 孙立人 戴安澜 刘翔 钓鱼岛 慈禧 定向能武器 学会 朝鲜 流氓国家 张东荪 选票 论文 学报 虚假 罗援 刘亚洲 战争 查韦斯 委内瑞拉 民粹 公款消费 丑陋记者 敲诈 公务员 强制休假 计步器 张光斗 黄万里 科学 张翎 逝世 追悼 同学 张家口 宣化 海洋安全 海防 人品 特权 医院医生 查尔斯-斯文尼 原子弹 毛主席 秘书 著作权 天堂 灵魂 以色列 巴勒斯坦 军事打击 冯长根 中国兵工学会 军工 奖励 李培根 根叔 学科划分 科技体制改革 思乡 专业 业余 美术 国家战略 历史发展动力 父亲 亲人 情感 性格 会展经济 王哲荣院士 80华诞 哈军工 坦克 王泽山 兵工学报 海南东方 湿地保护 美国总统大选 特朗普 西部自驾 甘肃 宁夏 自驾 少数民族地区 穆斯林 贵德 海东 夏群寺 显示更多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7)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