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子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西行散记(第六天)
2017-01-11 17:59
分类: 旅游

                             第六日

昨天夜里,外面不时响起鞭炮声,早上起来问宾馆服务员,这是什么习俗?服务员是位回族妇女,她说这是在娶媳妇,汉族人的习俗,我们回民通常不这样做。在我的印象中,娶亲一般都选双日,今天是阳历102日,阴历九月初二,的确是个好日子。

早餐虽谈不上丰盛,但是很温馨,穆斯林餐厅总是那么洁净,热腾腾的馍,香喷喷的菜,柔软的稀饭,可口的小菜,外加上宾馆服务员主动邀请我们摘些梨子带上,使得我们的心情非常愉悦。

800出发,从县城出来就是黄河大桥。和昨天傍晚看到的黄河不同,今天的黄河金光粼粼。这种“金”不是浑浊的黄,而是水波纹在朝阳的映照下反射出的光亮。我停下车,让大家下去拍照,然后告别贵德县城,走上扎哈公路(S101)。

路边的山开始呈现出奇异的容貌,坎布拉国家地质公园就要到了。也许是去过的地方太多太杂,我居然不记得贵德这个名字,可是,当接近坎布拉时,我猛然记起,这地方我曾经来过!大约是十年前,在西宁出席一个会议,会后组织到这里游览,好像还登上龙羊峡水库大坝,俯瞰清澈碧绿的黄河水。随后来到一个国家地质公园,名字虽已忘记,但是景色却深深地印在脑中,所以,一看到路边熟悉的景致,马上回想起来。

坎布拉的藏文意思是没有查到,好像是一个族群的称谓。这个地区以独特的“丹霞”地貌而著称,山峰挺拔,雄浑壮丽,充满阳刚之气,具有强烈的震撼之威,其规模之大、形态之丰富,堪称全国之最。坎布拉还是藏传佛教后弘期的发祥地,周边坐落有宗扎西寺、南宗寺、尼姑寺、夏琼寺等著名寺院,是藏传佛教各教派并存的圣地,具有丰富的历史积淀和佛教文化内涵。

穿行在坎布拉国家地质公园中间,两面奇特的山形地貌使得子逸早已不是昨天的状态,他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地向大家高谈阔论;妻子和子逸夫人也是兴致勃勃,瞪大了眼睛向路边看,不时让我停下车拍照。

我也渐渐忘却了昨日的烦恼,开始被眼前的景色所感染。这正应了那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成就了这样一些浩大的“工程”——靠着永不休止的自然之力和漫长的岁月之手,为人类营造了如此众多的养眼怡情励志修身之作。我对花草树木情有独钟,年轻时也曾亲手制作山水盆景,但是和眼前这些浑然天成的自然景观相比,一切人工的制品,都会黯然失色。这里的每一块鹅卵石,每一颗沙粒,都曾经历过数百万年的磨砺,见证过世间万物的迁徙轮回,记载着沧海桑田的变化。这次虽然没有去成玉树、甘孜,但是,青海东南部(海东、海南)这一大片被风霜雪雨雕琢得千姿百态的神奇峡谷,足以弥补失去的遗憾。

离开坎布拉不远,来到一片植被茂密的林区,这里有很多高大的松树和柏树,这在青藏高原很难见到。路上路过好几个叫做“林卡”的地方,譬如莫诺林卡、琼古林卡等。“林卡”是藏语园林的意思,叫“林卡”的地方,一般都是贵族所在地,既然是贵族居所,一定都是自然条件很好的地方。我环顾四周,果然山清水秀。

10点左右,到达一处岔路口。我停下车,向一位正在路边休息的僧人打听路线。按他指点,向左不远是高速,可直达西宁,向右是省道,去往夏群寺。我不想回到西宁走重复路线,征得大家同意,拐上去往夏群寺方向的公路。

正午时分,停在一个叫做雄先乡的地方吃饭。饭店女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这里基本是面食,路上曾看见不少餐馆打出“炮仗”的招牌,这家店里也有。子逸夫人敢于创新,她点了个“炮仗”;我要了份水饺,妻子和子逸各自点了牛肉面。首先端上来的是“炮仗”,所谓“炮仗”,原来就是短而粗如鞭炮大小的面条;不一会儿,牛肉面和水饺也端上来了,牛肉面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水饺却出乎我的意料,居然煮在一大盆浓汤里。我问店家:这是水饺吗?回答说:没错。我尝了一口汤,很咸。请她把汤倒掉,用清水涮一下。店家说,你何不直接要“干饺”?原来他们是这样定义的。尽管用水涮过,饺子还是有点咸,吃了几口便不想吃了。旁边一对老年夫妇带着一个10岁左右小姑娘在吃面,我和这对老夫妇攀谈起来。他们准备去附近的一个寺院朝觐。我向他们打听前面的路况。回答说还可以,吃罢饭,开始赶路。

走了没多远,见到不少人从一条小路上进进出出,我估计到了夏群寺,下车打听得知,不是夏群寺,是一个不大知名的小寺院,香火也很旺,但是要步行才能过去。夏群寺就在前面不远,我们继续前行。

转过几道山梁,前面的路越来越窄,路上不断有经幡出现,人和车也多起来。路边山坳间露出一个高大的琉璃屋顶,我想这应该是夏群寺了吧,于是朝那里开过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藏式建筑风格的宾馆——夏琼寺宾馆。把车停在宾馆门前,旁边不远处有个大院落,大门紧闭,门前有个小沙弥在玩耍。我走过去和他攀谈。小家伙有点腼腆,不大会讲汉语,但是比比划划,我也明白了,这里不是夏群寺,是一所佛学院,全称是夏琼寺佛学院。小沙弥就在这里出家学习。夏琼寺就在前面不远。

穿过一座拱形门(有点像内地的村口牌楼),迎面是一排藏式佛塔。这里有两条路,一条通往山上,一条绕山一侧而行。问路人得知,山上是夏群寺,山后是夏琼寺,两个寺院紧挨着,都在这座山上。一会儿夏群,一会儿夏琼,还有群加,我有点晕。

路很窄,只能勉强容一辆车行进。我把车开到一块比较宽敞的地方停下来,下面是一大片民居,里面有一些类似寺院的建筑,其间有一尊硕大的金佛造像,在阳光下闪闪放光。我让他们在此等候,我下车步行到前面看看情况。向前走了数百米,路边、山上和山坳里到处都是房子,身着深红色僧衣长袍的僧人们络绎不绝。这是真的到了夏琼寺了。

我继续前进几百米,看到了寺院山门,里面人很多,有僧侣喇嘛,也有平民百姓,很多是从外地过来朝圣的。山门很气派,像是刚刚粉刷过,经幡飞舞,彩旗飘扬。走过去,不见售票处,打听一下,原来不收门票。我走进寺院,穿过几座殿堂,来到寺院南侧,一条回廊直达山顶,我走上去向山下望,山下郁郁葱葱,黄河宛若一条绿色蛟龙,在原野间蜿蜒伸展,景色美极了。夏群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削发为僧并拜师学经的地方,在一处面积约数平方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批寺院和佛学院,夏群寺应该是一批寺院的总称。距夏群寺院群不到500米,是著名的夏琼寺。在青海藏区,宗喀巴具有很高的地位。在青海东部,有四座著名的格鲁派寺院,藏区僧侣称之为北方四大名寺,分别是:夏琼寺、佑宁寺、光惠寺和却藏寺,夏琼寺位于四大名寺之首,名气最大,历史最久远。

我不敢久留,赶紧回头招呼他们过来。等我走回到停车处,这里已经发生拥堵。妻子刚刚在子逸的指挥下给车掉了头,险些跌入山谷,我回来时,她还没有从惊悚中完全恢复,这是事后她告诉我的。我回来见状,马上换下她,一点一点向前挪动,用了半小时,终于走出拥堵的路段,回到最初停靠的宾馆门前。我不想走回头路,按照大的方向北面是西宁,西北面是兰州,我想找一条直接向兰州方向去的路。在大山里,导航已经不起作用。我从山上向下望去,黄河就在群山脚下,那里是平原地带,应该有公路。在佛学院侧面的山坡下,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向山下伸展,看不到尽头。问了一下路人,这的确是一条路,可以连接山下的公路。我横下心来,沿着这条小路开下去。

大约40分钟开到山下,由于沟壑纵横,绕着山路下行,到山下不见了黄河的踪影。刚刚从山上往下走时,虽然路边的景色也不错,但是由于道路崎岖,路面残破,弯多坡陡,一车人都屏住呼吸,没了声音,直到抵达山下的省道上,大家的话才又多了起来,开始寻找黄河。我静静地想了一下,在山上望见的这段黄河是在寺院的南面,我们要去的兰州方向则在寺院的北面,南辕北辙走了好几十公里,当然不会有黄河!我们下来的这条小路从一个山谷中出来,也有一条不大的水流,水比较浑浊,河床下是黑色的砾石,可能是年代不够久远,没有被打磨成鹅卵石,但是,山洪冲刷的痕迹非常明显。

走上正规的公路,感觉轻松多了,速度也快了许多。下午4:00点,到达平安(青海省海东市直辖区,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平安驿),从这里进入G6(京藏高速),5:00点多过乐都(青海省海东市市政府所在地),接着抵达民和(青海省土族自治县),从民和进入甘肃,这时天色渐暗,路上车也多了起来,大概都是从兰州出来游玩返程的。

晚上730,进入兰州外围,天已黑透,下起了中雨,视线不好,限速80千米,可还是有不少人超速,不知他们急的是什么。一路上至少遇上五起车祸,每起车祸轻者两车追尾剐蹭,重者五、六辆车首尾相拥,挤作一团,这就是超速的代价!

晚上9:00,进入市内,找到一家有停车场的宾馆。已经很晚了,大家都比较累,宾馆的餐厅早已关门,住宿费中不仅包含早餐,还要加上午餐。我们声明,明天一早就走,不在这里用午餐,可否去掉这部分。回答说“不行,不管吃不吃,都要算进去”。这么规定倒也罢了,服务员居然说,你们可以回来吃。我火冒三丈,真想斥责几句,被妻子劝下。西部地区人观念、理念之落后,和南方诸省形成强烈反差。按说,兰州也是个大城市,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今天开行422公里。

标签: 贵德 海东 夏群寺
  • 浏览: 60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