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子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1

1.3万
论坛 BBS<返回论坛列表页
西行散记2
2016年10月21日 21:28
分类: 旗帜

                                第二日

  早上醒来,天还没有大亮。

  今日目标是西宁,行程约750千米,中间将路过银川。同行4人除我之外,他们都没有到过银川,肯定要进城看看。因此,时间还是比较紧,天尚未大亮,我便催促他们动身。

   650出发,用导航直接定位银川,走G110国道。从饭店停车场开出去,向四周观望这座城市。乌海素有 “乌金之海”的美誉,其三面高山环抱,一水从城中穿过,加之民风淳厚、物产丰富,被形容为镶嵌在黄河金腰带上的一颗明珠。乌海煤炭资源丰富,经济以能源、化工、建材、特色冶金为主,属于典型的资源型城市。

   座驾驶上G110国道,路旁就是著名的乌海湖。这是黄河水利枢纽建成后形成的人工湖,面积相当于18个杭州西湖大小。不远处,晨曦尚未覆盖的甘德尔山上,一尊造像赫然挺立。因为距离太远,加上天色暗淡,看不清是谁,从背影望去,好像是位武士。经打听得知,成吉思汗是也。太阳渐渐升起,云重风轻,远山与近湖交相辉映,大漠与草原浑然一体,别有一番塞外风情。

   出乌海市区不远,前方显示道路施工。为了能多看沿途景致,昨天就决定不走高速,改走国道,等到银川后再上高速抢回时间。没有料到一出来就遇上修路,无奈何,只好绕行。按照路人指点,上高速要走一段回头路。有路人建议走新开通的滨河大道,可以直达银川。而且路况好,车辆烧,不收费。听其建议,几经转折,走上滨河大道,果然如此。一路风光秀丽,湖泊纵横,水鸟嬉戏,田园秋色,煞是迷人。

   在进入银川市之前,先过石嘴山。石嘴山紧挨银川,是宁夏自治区的一个地级市,号称“塞上煤城”,还是宁夏的重要煤化工基地。果然名副其实,市内道路和建筑落满煤灰,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化学品味道。这里也盖起了不少高楼,但是闲置的居多。近年国家压缩煤炭产业,估计这里也受到影响,附近的鄂尔多斯成为了鬼城,这里也好不到哪去。

   石嘴山过去不到50公里就进入银川市区。迎面而来的繁华景象与石嘴山形成鲜明对比,高大耀眼的穆斯林风格建筑鳞次栉比,宛若来到另一个国度。

   首先来到著名的南关大清真寺。银川共有数十座清真寺,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就是南关大清真寺。寺院位于银川玉皇阁南街西侧,始建于明朝末年。上世纪80年代重建,占地2074平方米,寺殿绿色穹顶,浑厚饱满,居中的大穹顶直径9.5米,四角配制有相应的小穹顶,彼此呼应。大穹顶顶端高悬月灯,宛如初升的新月,构成一幅具有伊斯兰宗教色彩的图画。寺院分上下院,下院设有宽敞明亮的男女沐浴室、小礼拜殿和阿訇住房,以回廊相连。上院包括大礼拜堂,长宽各21米,可容纳千人作礼拜。殿内用汉白玉镶嵌成多圆心的复叶造型,上面刻有古兰经。走进寺院内设展览室,里面陈列大量历史文物,当然少不了历次来此“考察”、“拜谒”的领导的照片。里面有一盘硕大的麦加城全景微缩图,雕琢细腻,做工精美。殿堂里光线柔美,地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排坐垫,那是供人们祈祷诵经用的。今天不是什么重要日子,人很少,很清净,空气也显得很清新。这一点比佛教庙堂好,清真寺从来没有烟熏火燎的味道。

   从寺院出来,径直走进比邻的步行街。商贩们的叫卖声、商场门口招揽顾客的音乐声,夹杂着饭店飘出的饭菜香味,一起向我们袭来。时间也刚好到了该吃午餐的时候,我们选了一家门面看去比较考究的餐厅进去。子逸是位美食者,他出来的目的,一是领略自然、感受自然,第二就是品尝美味。不过,我对他的美食标准实在不敢恭维。美食者,不仅要吃出味道,吃出文化,更要吃出健康。他早已是大腹便便,行动不便,但仍是每餐鱼肉不断,而且不爱活动。这显然冒犯了影响健康的两大忌:既迈不开腿,又管不住嘴。我对饮食的要求不高,但是,多年来,在妻子的熏陶、调理下,比较注重科学搭配。这些年去过好多地方,每到一处,必定要品尝当地的特色食品。问了一下店主人,手抓肉、大盘鸡、拉条子、羊杂汤是银川的著名美食。于是,各样都来一点(除去羊杂汤,早餐食品)。穆斯林餐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非常清洁、卫生。服务员无论男女,都很勤快,手脚不停,真正做到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这给我们留下很好的印象,而且这印象随着逐步深入到穆斯林核心聚集区,变得越来越深刻。

   妻子到银川来一是想看清真寺(业已实现),二是想看西夏王陵,三是想看看马公馆(西北“四马”之一马鸿逵,“四马”乃马步芳、马步青、马鸿宾和马鸿逵。岳父母当年随西北野战军张达志部作战,曾在银川马公馆短暂驻扎)。向人打听马公馆位置,一老者回答说不在银川,在临夏,于是放弃(其实这位老者并不了解情况,据我所知,马鸿逵的公馆确实在银川。当年他在永宁县建了两座公馆,一座“东公馆”,一座“西公馆”。回到北京后查明,东公馆现被宁夏农科院占用,熙公馆则被宁夏能源学院占用。临夏确有一座马公馆,那是青海军阀马步芳建的公馆)。

   西夏王陵位于城西,绕过去至少半小时,再到里面游览,没有一小时出不来。为了节省时间,我建议放弃。前几年我去过那里,为了安抚他们,故意把王陵说得很平淡普通,其实并非如此。

   1000多年前,西北大地崛起了一个由党项人创建的“大夏王朝。因其位于同一时期的宋、辽两国之西,故称“西夏”。党项人则自称为“大白高国”。西夏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倚贺兰山以为固,雄踞塞上,历经189年,先后传位十代君主。公元13世纪,成吉思汗结束了蒙古草原长期分裂的局面,蒙古迅速强大,遂开始对外扩张。西进的第一个障碍便是西夏22年间,蒙古先后六次伐,其中成吉思汗四次亲征。1227年,成吉思汗包围夏都兴庆府达半年,威震四方的成吉思汗虽战无不胜,遇到西夏却遭到拼死抵抗、陷入苦战局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成吉思汗降旨每饮则言,殄灭无遗?以死之、以灭之必欲彻底剿灭以绝后患。经过一番血雨腥风,蒙古大军攻下西夏都城兴庆府(今银川),连续屠城数十日。西夏王朝彻底灭亡,党项族也从此消失。目前,只有贺兰山下一座座高大的陵台、像一个个剥光了籽粒的半截玉米棒一样的黄土堆,仍然默默矗立在风雨之中,向人们昭示着西夏王朝曾经的辉煌。有人把这些残存的陵园比作东方金字塔,又有人称其为断臂维纳斯,我觉得,这样形容未免有些牵强。但是,考古陆续发现的党项文字,发掘的出土文物,确有研究考证的必要。因此,作为渴望了解历史的国人,还是有必要到西夏陵去看看。

   从银川出发,直接上京藏高速(G6)。沿途路两边,只要有村落,必有清真寺;无论村庄中的农舍多么简陋、残破,清真寺清一色堂皇富丽。我感叹宗教的凝聚力,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的几次邪教、异教,也曾喧闹一时,但是,短则数年,长则十几年,昙花一现,基本的结局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宗教,经过大浪淘沙,时代传承,深深植根于民间,深入人心,不断发展壮大,逐渐成为人类文化的精粹,与人类社会发展同步进行,甚至在很长时间,成为精神主宰。穆斯林在中国早已不是被历朝统治者视为西域小众的回回,他们与众不同的宗教习俗和生活方式,加之近半个世纪以来推行的特殊安抚政策,使得回民人丁兴旺、日渐繁荣,并与世界穆斯林结为一体,成为中国社会一支不可忽视的庞大群体。从内蒙古中西部开始,包括宁西、甘肃、青海直至新疆,绵延数千公里,方圆数百万平方公里,穆斯林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尽管人数不占优,但是,他们的文化、习俗却成为这里的主导,而且影响仍在日趋扩大。

   傍晚时分抵达兰州。因指示路牌被树木遮挡,看不清,错过了一个拐点,好在及时发现,绕行30公里后回到原地,重新驶上正道。今天的目标没有完成,为了减轻明天的压力,继续前行一小时。大约晚上745,开到海石湾镇(兰州市红古区政府所在地)。天已黑透,为安全起见,停下休息。从高速公路拐下来,四下里一片漆黑。驾车往亮处行驶,不一会儿便进入城区。寻一酒店(百盛酒店)下榻。

   办好住宿,到外面吃完饭。子逸夫人早早就瞄上一个餐厅,引导我们走进这家餐馆。因天色已晚,不敢大鱼大肉,各自点了面片、面汤。子逸要了一碗牛肉面,外加一份牛肉。这里的风俗是有点怪,牛肉面没有肉,肉要另要。子逸一边吃一边赞叹,一路上唯此牛肉面最佳:汤老、料足、肉鲜、味正、面劲道。我环顾这家餐厅,面积不大,非常整洁,三位服务员,一位30多岁,一位20出头,还有一个小姑娘,显然是放了学来帮忙的。前两位头上都戴着穆斯林头巾,但是样式和颜色有所区别,小姑娘扎着头绳,一脸羞涩。30多岁的那位像是老板,我和她聊起回民习俗,她都热心回答。向她打听明天出发的线路,她还特意叫来一位男士详细问明并告知。

   红古是隶属兰州市的一个市辖区,东距兰州中心城区110公里,西与青海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相接,距西宁也是110公里。尽管在进入红古城区之前,沿途嗅到一股股刺鼻的化学品味道,那是有色金属冶炼排出的气味,红古素有“甘肃冶金谷”之称。但是,由于人的淳朴和美食的纯正,她还是给我留下较好的印象。

   今天开行797公里



  • 浏览: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跟帖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更多功能
批量上传图片
上传视频
写博客
收藏本贴
接收邮件
使用日历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置顶帖子
<
>
论坛热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