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子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论坛 BBS<返回论坛列表页
西行散记(五)
2016年12月31日 21:08
分类: 文化生活



   第五日 早上醒来,似乎比昨晚感觉轻松一些,头还是有些疼,不过还可以忍受。子逸夫人坚持返回,话说得很重,我也担心会出问题。于是,顾不上吃早饭(这里人们要到10点以后才吃早饭,我们等不到那会儿),起来收拾一下便下楼。昨晚的气温低于零度,车厢外面和玻璃上挂上了一层厚厚的霜,简单做了清理,发动汽车,烘干了前面影响视线的部分天还没有大亮,格萨尔王的塑像看不大清楚,这里距扎陵湖和鄂陵湖不到20公里,再向南不到100公里是著名的巴彦克拉山口,可惜,这次无缘领略那些神奇的仙境了,我们——至少是我带着遗憾告别了玛多。今天是十月一日,路上的车辆明显增多,可能是因为高速开始免费了。其实,这一段并不是高速,不涉及收费问题,主要是假期开始了。随着高度的逐步降低,大家的感觉都不那么难受了,子逸的话也多起来。他承认,前天晚上“牛”吹大了,他表示,今后不会再来高原了。我却不这么认为,其实,我们已经有了高海拔的体验,最困难的情况也基本如此了,如果咬牙坚持一下,或许就挺过来了。但是,已经走了回头路,不可能再二次回头了,留着这些遗憾作为将来再来的动力吧。车开到花石峡,前面刚刚有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由于坡陡弯急(几乎是180度),处理不当,翻倒在路上。一些人在车周围想办法,打电话叫救援。如此庞大的货车,别说人力,就是体量小的吊车,也无法挪动。抢险吊车远在几百公里以外的西宁,开过来至少要一天时间,很多人愁眉不展。我们大约是第二个到达这里的小车,对面山上已经有人试探着从旁边的山坡上开下来。这里的路面坡度超过20度,从路的斜面下来,至少有35度。一辆半截货车和一辆标志牌小车下坡成功。在我们这边,也开始有人查看路况,试图往上冲。一辆箱式小货车尝试着向上冲击了几次,没有成功;但是,一辆吉普车试了两次,冲上去了。我受到启发,下来观察地形,感觉我的车完全可以冲上去,但又担心自己手艺不佳,怕发生意外,想请路边一位有经验的司机帮忙开上去。一位藏族青年似乎听懂了我的意思,答应帮忙。但是,一眨眼功夫,不知道钻到哪儿去了。后面的车越来越多,我担心一会儿可能更拥挤,连冲坡的位置都没有了,于是,顾不上其他,在妻子和路人的指挥下,开足油门,一次冲坡成功。由于紧张,我没听到路边人在呼喊什么,估计是称赞我的座驾吧?肯定不会是称赞我的手艺。不管怎么说,我们抢回了时间,如果等到道路通畅,至少要十几个小时。受我这次“冲坡”壮举的感染,一车人都很兴奋,好像也不那么难受了。在此之前,妻子突然想起出来之前预备了四个氧气罐,昨晚就没想起来,今天早上拿出来让大家吸,也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氧气罐的作用,大家都感觉轻松了。因为有了过来时的经验,在接近鄂拉山时,我们一直留意鄂拉山隧道的标志,不敢错过路口再开上盘山路。穿过鄂拉山隧道,越走越低,身体和心情都在逐渐转好。天公作美,晴空万里,路边的景致也不错。我在车上提议,既然身体都恢复了,我们可以抄近路去贵德,然后由贵德去甘南,这样可以弥补未达玉树、川西的遗憾。大家一致赞同。沿共玉高速(G214)由南向北开进,中午过后抵达共和县城,按路标所指,在倒淌河附近,拐入一条乡道,大约行驶十几公里,转上S201,后来就一直沿国道向东、向南,下午五点半抵达贵德县城。因为天色尚早,我们来到的黄河岸边的水车广场,这是当地的一处景点。下了车,我们信步走到黄河边,蹲下身撩动黄河水,水很清,很温柔,完全不像《黄河大合唱》组歌背景后面澎湃汹涌的黄河形象。在青海境内,黄河水就是清的,进入甘肃,经过黄土高原腹地,才逐渐变黄。我早些年到过龙羊峡水电站,体验过清澈黄河的柔美;也到过壶口,感受过怒吼黄河的雄姿。这条哺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从青海玛多流出,翻山越岭,有过娇俏妩媚的“少女”时代,也经历过雄浑悲壮的“中年”阶段,她夹带着巴彦喀喇山的苍凉与悲壮,裹挟着大漠荒原的杂草气息,冲入黄土高原,穿越三秦、飞跨三晋,进入齐鲁平原,到了那里,已经是耄耋老媪,病弱之躯。这幅景象活脱就是人生的写照,只不过,黄河的“人生”世代轮回,生生不灭,堪与世界同在,永为人类楷模。贵德县隶属海南藏族自治州,西北距青海湖200公里,正北距省会西宁100公里,素有高原小江南、夏都(西宁的别号)后花园的美誉。贵德虽地处内陆高原,干旱少雨,但滚滚黄河由西向东横贯境内,长达75公里,两侧还有12条河流汇入其中,造就了贵德沟壑纵横,河流密布,既有水乡之富庶,又有高原之俊美的自然条件。因此,这朵高原奇葩一直是藏、汉、土、回等多民族的聚居区,具有历史悠久、多元文化、多种宗教共融共存的特征。贵德最早得名于宋代,明朝改为“归德”,隶属临洮府河州卫,清时改回原名,民国初期设县,青海建省前隶属甘肃,1928年划归新建的青海省管辖。这里古树名木遍布、珍禽异兽众多,高原农作物丰富。贵德还有一个 “梨都”的称呼,无论山坡、路边还是村舍,到处种植梨树。时下正是硕果累累、采摘之季。我们下榻的宾馆内便有几株老梨树。店主人主动招呼我们自去采摘品尝。这里的梨个头儿不大,但是皮薄、汁多,味道甘美。今天开行475公里。

  • 浏览: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跟帖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更多功能
批量上传图片
上传视频
写博客
收藏本贴
接收邮件
使用日历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置顶帖子
<
>
论坛热帖
<
>